閱讀筆記

《失控的進步》:火車、恐龍、紙牌屋

《失控的進步》:火車、恐龍、紙牌屋

一次獵殺一頭長毛象到一次獵殺兩頭長毛象是進步;但一次獵殺兩百頭長毛象時,就是進步過了頭。科技的速度越來越快,我們是否也正在推落第兩百頭長毛象呢?

我們來自何處?

聖經中說人來自伊甸園,因為搞砸了所以被迫離開。而回望人類史,是否也是如此呢?因為採集不到東西,人類發展出了農耕,離開了自由的伊甸園。為了增加產量,人類發起了工業革命,離開了自然的生活。為了避免污染,人類找到了核能發電,離開了無核污染的時代。一次次的遷移,一次次的進步,也都將人類推入某種危險。

「我們若想活在人間樂園,就得學會塑造、分享並且看顧這個樂園。」

這並不代表說人類不該進步,然而,我們也該思考,這些進步有沒有達成當處許下的承諾。為了使能源在污染上進步時,核能發電是否達成了這樣的承諾呢?如果沒有,我們能說核能發電是進步嗎?

同時,因著人類進到了不同的園子,就仰賴不同的基礎。進入農耕後,人類開始祈求風調雨順;進入工業後,人類開始尋找穩定能源;現在,人類開始正視向地球借貸的資源,盡力維持不破產。

失控的火車、暴躁的恐龍、紙牌屋

復活節島的最後一棵樹是怎樣倒下的?起源於那些我們耳熟能詳的石像。復活節島的人口曾一度到達兩萬以上,開始出現了階級與分化。為了表彰各自的家族,就花費資源在建立石像上,最後這樣的消耗就像失控的火車,不斷的吞滅更多資源。接著,恐龍出現了。資源被投入到石像上後,引起了資源的短缺,進而引起了戰爭。轉瞬間,復活節島上的社會結構宛如紙牌屋般崩塌。

已有無數個文明步上這樣的歷程,許多是我們不知道的。看向現在,或許經濟就是這樣的火車。無論哪個國家都在追求經濟成長,不斷的消耗碩果僅存的資源,也沒有國家敢出面中止這輛火車,畢竟在失速的火車面前,只有被撞死的份。

我們或許該擔心這樣的恐龍什麼時候會出現。在某天,或許就爆發了貧富戰爭,最終吹倒了現在的經濟結構。以台灣房市來說,是我認為最有可能崩潰的領域。房市已經失控,只等待那恐龍的出現。

自然追求進步是合理的事情,同時也有另一股力量去剎停這輛火車。但人類已經不再被自然控制,甚至妄想控制自然,人類有找到剎停的力量嗎?當恐龍來臨,人類扛的住嗎?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